如果卫福部真想推广好书,这里是保证有效且省钱的提议

如果卫福部真想推广好书,这里是保证有效且省钱的提议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pinster cardigan

卫福部国民健康署办了个健康好书评选,选了一百本书,请了公关公司办活动推广,只不过要书却不手软,一开口就要每种三十本,惹来出版社怨声连连。

本来有人要选拔好书,出版社都会欢迎,选上了总是多一个销售利基,何乐而不为?不过这次选拔却惹来出版社反弹,顺带还上了新闻。国健署好像一片好心却「被雷亲了」。

冤枉吗?也许。不过这个活动规画得愚蠢却是咎由自取。在国建署的计画缘起里面是这幺说的:

「网路或坊间常常有不当健康观念流传,本署秉持『珍爱生命-传播健康』的理念,为持续鼓励出版业者、作者出版健康好书……,以利社会大众选读优良健康读物,希望能从预防胜于治疗角度切入,提昇民众健康识能。」

照我的理解,这意思是说,出版社出的书良莠不齐,国建署想要搞个认证,让国人知所依循,不要被乱七八糟的医学偏方弄坏身体。而且万一立法委员责问说,坊间迷信、偏方、非正规医学这幺多,为何不管?国建署也可以有个胶带交代。国建署既不是出版业主管部门,他们想管到图书上头,只好採取这个迂迴的办法,否则无法解释。

好了,到目前为止,这个构想立意可谓良善,第一是要区分出好书和坏书,第二是要宣扬推广,以便国民不会被假医学知识误导。但从立意到做法,闭门造车的情况就层出不穷了。

根据计画,这个计画预备用三百三十四万元,选书、做标章、出版手册、架推广网站、做颁奖典礼(所以还要设计奖盃和奖状)、北中南要办书展、办讲座、得标厂商还要派专案助理两名进驻国建署处理行政庶务。整本计画书若要印出来有七十七页之多,连专案助理的时薪都已经核定清楚(说实在的,这个案子就差执行人,跟本不需再徵选企画提案)。

而洋洋洒洒这幺伟大的提案有任何效益吗?我看起来最大的效益就是「我有做事」这一件而已,没别的了。喔,修正一下,忘了说负作用,因为案子太瞎,出版社很不爽,所以这变成国建署的一则负面新闻上了新闻网站。

人家好意办评选,出版社为什幺不高兴呢?说起来三十本书也不是非常庞大的数字,真要送也不是送不起,但对出版社而言,关键是有没有效。如果这是有效益的事,后面可以创造五倍的销量,别说每种三十本,三百本我也会赶快送出去(最好你跟我要三千本)。

所以如果要皆大欢喜,大家支持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案子做成有销售实益的计画。但不幸,这却是公务机关始终脑袋转不过来的地方。他们总觉得商业是汙秽的,销售是不要碰的,让出版社生意好就可能有图利的嫌疑。

更不幸的,在这件事情的政策立意上,商业销售却是政策要成功非做不可的关键。

因为你要推广嘛,你需要有更多读者选择你筛选过的书,读者要买这些书而不是那些良莠不齐的「其他书」。读者如果不知道,也不买这些你精心评选的书,这个政策儘管做了选择,读者却不知道,那等于是无作用,换言之就是政策失败。

对于书这种产品,理念推广和销售成功是同时并存的事。卖得好意味着读者多,因此理念推得广;反之亦然。不可能有一种透过书要传达的理念,是卖得差而读者多的。卖得差就是推广差。推广和销售,同有亦同无。多卖书就是多推广,道理就是这幺简单。

评选不是推广,架网站不是推广,因为你还得要先推广你的网站,网站并不是一架好人气就会自动出现。结果你为了推广正确的健康知识,而办好书评选,然后为了让好书有人知道而架网站,然后呢,你还要再花心力先推广网站。为架站而架站,说的就是这种毫无行销概念的企画。

案子洋洋洒洒,预算挥霍也洋洋洒洒,照我看来这个政策只要三分之一的预算,加上一个懂得出版产业店销实务的企画,就可以做出书能卖,案子有实效,出版社不但支持而且努力配合,从读者到业者皆大欢喜,而且政策着有成效的活动。

方法如下:
国建署规画五百种书的筛选审查费是三十五万元,这部分姑且照列。接下来用三十万徵求一家图书经销商,在全国办一场一百家书店的百种好书书展;另外三十万元作为参展书店销售竞赛的奖励(最佳陈列、最佳业绩等,分大中小型书店等级给奖)。五万元作为买书读者寄回函卡抽奖的礼物。

这样全部经费只要一百万元,连原预算的三分之一都不到。而且实效更大,出版社更愿意配合,也真正触及一般大众读者,他们是真的把书买回去。而不像原计画是把书放在租书店,不知道那些租小说、看言情、侦探的读者,到底会不会有闲情去看健康书。

节省两百三十万对卫福部当然是不痛不痒,但我的重点并不是省钱,而是政策到底有没有效益。长久以来,我们对洋洋洒洒专做表面文章的无效政策实在太无感了,政策的必要性我们不问,政策的实效性我们也不管,各种大大小小的预算就这样花掉,公务机关每天说我们有办事,拿出的证据就是厚厚的文件,证明我们连发包都很谨慎。但国民健康知识有因此改善吗?
商业公司的行销案都要直指核心,为什幺公家机关的案子不能直指核心?

最后,国建署很得意地说这个评选「经过五届的努力,立下稳固的碁石并获得各界热烈的好评」,但在活动网站上我却看不到过去五届任何活动留下的蛛丝马迹,连好书书单都没有。不用说,一个用採购法发包的网站,下一届换谁拿到案子也没人知道,谁会为网站规画长远的发展呢?甚至网站明年还会不会存在也没有人会知道(一个政府专案,却挂在 .com 的网址上,本身就显得很错乱)。

办了五届的评选,书市上没有影响,想要找好书名单看不到,活动无法累积,每一届看起来都是等因奉此,还能自夸「获得各界热烈的好评」,说起来又更令人伤感了。老大心态的公部门,这预算不编也罢。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(欢迎在脸书追蹤我)

推荐阅读